以史为鉴,来说历史故事和未解之谜
可以知兴替,来说历史故事未解之谜

本月热词:

历史故事大全 > 战争故事 > 正文

中苏战争回忆:珍宝岛自卫反击战

发表日期:2013-02-26 10:26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

摘要:珍宝岛战争正确的表述是珍宝岛自卫反击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边防部队在珍宝岛击退苏联军队入侵的战斗。一位珍宝岛战役中的老兵回忆战时情况:每个人发一块白布,把自己的个人物品和遗书包在里面,把家庭地址写好,如果你光荣了,部队就负责给你寄回去。

回顾新中国历史上的战争故事,珍宝岛战争可能大家兴趣比较浓。珍宝岛战争正确的表述是珍宝岛自卫反击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边防部队在珍宝岛击退苏联军队入侵的战斗。1969年3月,苏联军队几次对黑龙江省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心线中国一侧的珍宝岛实施武装入侵,并向中国岸上纵深地区炮击。中国边防部队被迫进行自卫反击。在这次事件中,苏联政府称珍宝岛属于苏联,反诬中国边防军入侵苏联,并且公布了苏联政府对中国政府的“抗议照会”。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指出:珍宝岛无可争议地是属于中国的领土,而且长期以来一直是在中国的管辖之下,有中国边防部队进行巡逻。

下面历史故事网www.lsgushi.com转载一位珍宝岛自卫反击战中的一位四川老兵回忆珍宝岛之战:

这名老兵明教彭昭福,是当时的一名通信兵。

中苏战争回忆:珍宝岛自卫反击战

趟雪

彭昭福1946年生于川北南充农家,初中毕业回乡当过粮仓主任,团支书。1964年抽调岳池县社教工作团当通信员,从此就跟通信搭上了。后来他被安排到南充东观邮电支局当邮递员,又调回支局管汇兑。这时文革开始,局里也乱起来,支局头儿对他信任,公章都交给他保管。“沈阳军区来招兵,接兵的连长没地方住,就和我住一间屋,问我愿意当兵不?我当然想哟,但就怕局长不放”。局长确实不想放他走,因为这小伙根正苗红,性情开朗,干活一把好手,但当时形势逼人,局长最后只得放他一马。

川北地区当时招了一个新兵团,彭昭福为新兵团通信员,这是他接到我军的第一个任命,干的还是老本行。南充驻军用几十辆带篷解放牌卡车,把川北兵拉到重庆菜园坝火车站,和川东新兵一起挤上长长的闷罐军列。军车向北,六天七夜。

车到沈阳,陆续就有兵下车,但都没轮到他们,最后都要下完了,终点站才到。他们下车一看,这里已经是吉林延边延吉市龙井镇。“半夜三更,冰天雪地,耳朵和手都冻僵了,我还要扛起新兵的档案袋。一出车站,雪堆起膝盖深,到营地还有五、六里路,我们深一脚浅一脚趟着雪走过去的。

前线

1968年彭昭福趟雪进入的部队,属野战军46军,参加过平津战役、湘西剿匪和抗美援朝,1955年10月从朝鲜回国,驻扎吉林。彭昭福他们这批新兵后来才知道,当时他们参军北上,是奔最容易擦枪走火的地方而去。中苏1950年代的蜜月期过完,1960年开始进入摩擦期,先是舌战,10年后,1969年,双方都操起家伙,终于在珍宝岛接火,震惊全世界。

新兵集训两月后他分到通信连负责收报和发报,就是老电影《永不消失的电波》里面李侠干的活,《南征北战》里面张军长和李军长最后通话“请你们最后再坚持五分钟”的技术支持,也属于通信排的业务范围。

他们使用的15W的电台,也叫收发报机,全是朝鲜战场上缴获的美国货,有70斤重,一块电池都有10几斤,珍宝岛打完仗后,1971年才换上国产的。“背密码,我一晚上就背到了,训练时我的发报技术最好,我发的报,教官评价像流水报,1分钟我可以发90至120个字码。”

1969年从3月开始空气就紧张了,部队进入一级战备状态。“一级战备就是打起背包不睡觉,汽车发动不熄火,大会小会动员,誓师,写遗书。每个人发一块白布,把自己的个人物品和遗书包在里面,把家庭地址写好,如果你光荣了,部队就负责给你寄回去。遗书一式两份,还要交连队一份。”

那个年代的军人遗书都是格式化的公开信,很少私密性:“一般都是写给父母,一般都是这样写的:志愿参战,愿意为保卫毛主席,保卫党中央,保家卫国献出一切和生命。”

1969年3月2日双方首次交火后不久,彭昭福他们师作为后续部队就出发了,兵车北上,从吉林向珍宝岛战区所在的黑龙江虎林县逼近。“晚上走的,军车不开灯,遮得严严实实,一路无声。只记得到了一个地方,听见当官的吼了一声:‘进绥芬河,到边境了哟!’大家的心全都提了起来!”

进绥芬河就进入了中苏边境地区,他们走了一天多时间,在一个野地里下车,“到处都是雪,我们也不知道在哪个地方,挖猫耳洞,架好电台,进入情况。饿了就啃压缩饼干、吃罐头。不准生火,水壶里面的水都冻起了,喝不了,只有抓雪吃。”

电台吱吱作响,一道道命令频繁收发,“战场上机要员负责翻译,我们只管收发。发的什么,收的什么,走到哪里,要呆好久,我们根本不知道。当兵的,就是这样。”就这样呆了两、三天后,前线局势缓和,命令下达,部队后撤。

英雄

回来后,军委下来的慰问团带着篮球队、演出队到参战部队慰问,连队的伙食也比平时吃得好多了。英雄报告团也来宣讲,刚立功受奖的一些著名的战斗英雄,差不多都见到了。

从报告中才得知,在珍宝岛,因为谁都不敢先开第一枪,所以最先双方边防军都用手脚打架、摔跤,后来发展到用棍棒,最后才是枪炮。珍宝岛还留下一段顺口溜:“耳戴套,脸戴帽,裤带扎棉袄,手往怀里抄,夜里值勤别偷懒,困了喝酒别睡觉,小心冻僵了,因为你在珍宝岛”。

1969年珍宝岛战役3月2日、15日、17日主要交火三次。1970年中央军委授予的10名‘战斗英雄’,46军陈绍光、于庆阳、周登国、杜永春就占四名。“据说于洪东本来也可以进10的,但他炸苏联T62坦克,把里面的仪表炸坏了,专家就不好研究了,结果就换成了孙玉国。孙玉国来我们团讲过话,瘦高瘦高的,他不属于我们野战军,是军分区边防站的。后来数他官当得最大,据说还曾列入国防部长的人选。”

彭昭福还保存着一枚珍宝岛战役的军功章,因保障通信连络的畅通,较好地完成任务,荣立三等功。彭昭福1983年从副连长转业回南充,曾任南充市蔬菜公司书记。当年他们沈阳军区雷锋式的棉军帽,他现在冬天都在戴。婚后不久妻子不幸病逝,留下一儿一女。1977年结识了现在的妻子袁世洁,一起含辛茹苦把一双儿女抚养成人。儿子在重庆工作多年,女儿也曾在重庆,后来结婚到成都去了。

当兵时还有一个重庆战友蔡德胜,“我们一个团,他比我早两年转业。有一年端午节,我探亲回部队,从重庆顺路接老蔡的爱人陈碧英去吉林探亲。他们请我吃棕子,太好吃了,我一口气吃了10个。记得他们家在菜园坝火车站坐缆车上去,在一个消防队对面,他们厂好像是做计量衡器的。多年没联系了,真想找到老战友聚一下,不过,我现在可吃不下10个棕子了。”
顶一下
(4)
80%
踩一下
(1)
20%
------分隔线----------------------------

战争故事标签云

战争故事推荐阅读